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洪峰

张洪峰

 
 
 

日志

 
 
关于我

姓名:张洪峰 介绍: 读过哲,学过法,下过海----任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建设工程项目办公室副主任----------媒体称为中国最勇敢的消费者 中国首届网络3.15十大维权人物 湖南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

网易考拉推荐

凤凰副县长驾车撞人后涉嫌找人顶包  

2009-11-11 00:07: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凤凰副县长驾车撞人后涉嫌找人顶包

   下面转的是来自百姓呼声的一个帖子,讲述了一个交通事故,副县长涉嫌找人顶包,事实真相如何我无法断定,但从帖子的内容我做下分析,让脉络更清晰点。

   一、此帖内容很详细,被撞的摩托车司机未回避自身在交通事故中所占的责任,可信度比较高

   二、扶贫办作为车主单位,给付医药费等细节描述清楚,符合事故处理惯例。

   三、副县长是不是作为当时事故的驾驶员未得权威肯定,但伤者的描述肯定副县长是驾驶员,且事后让司机顶包。

   四、此帖引起部分网友跟帖质疑,按照事故责任划分,应该由伤者摩托车主自行担责,扶贫办已经支付了部分医药费,就算是副县长自己开车,也没有任何问题。

张洪峰评论:针对第四点,如果确系副县长段新琪驾车,那么的确有找人顶包的可能性和必要性,虽然事故责任划分副县长段新琪驾车也无需担责(此点是否伤者全部责任还需论证),但这只是指交通法层面的责任,而副县长段新琪是中共党员,副处级领导干部,其如果驾驶公车并且发生交通事故,是需要承担党内纪律处理的。依据湖南省纪委的文件,领导干部不准驾驶公车,除非有特殊业务(如公安 检察等)并且办理了备案手续的情况下方可驾驶公车,而副县长段新琪配备了专职司机,不存在自己驾驶公车的特殊情况。对于领导干部自己驾驶公车纪委已经有明文,这也符合帖子里所称当时政府办有人去医院表示全部承担医药费息事的客观情况。

   我在凤凰县的官方网站上查到:段新琪 县委常委、副县长(挂职)主管中石化在我县的扶贫工作,协管扶贫开发、农业农村、科技等工作。但奇异的是段副县长的相片匡却空着。通过网络检索:段新琪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发展计划部 北京 《我国汽油柴油产品质量升级问题探讨》 此文系2007年发布于石化技术杂志,投诉帖所称段为来自北京中石化,大致相符。 

   此事于网络必然传播广泛,“副县长 顶包 交通事故”,如此关键词必然是网络围观的热点,希望当地党委政府能及时处置,发布真相,以免造成省纪委文件中所述“给社会增加不稳定因素,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形象,群众对此反映强烈”。

凤凰副县长驾车撞人后涉嫌找人顶包 - 张洪峰 -

中共湖南省纪委文件 湘纪发2005119号

近年来,我省副科级以上领导干部驾驶公车或借用车辆的现象有所加剧,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违规擅自驾驶公务用车并造成交通事故,伤及无辜群众,有的甚至造成车毁人亡的惨剧,给国家带来重大经济损失,给人民群众和领导干部本人家庭带来极大不幸,给社会增加不稳定因素,严重影响了党和政府形象,群众对此反映强烈。为遏制领导干部擅自违规驾驶公车的不正之风,促进领导干部廉洁自律,经省委、省政府同意,现就有关问题通知如下:

一、各级领导干部要切实增强纪律观念,严格执洁自律的各项规定。领导干部一律不准用公款和单位车辆学习驾驶技术;一律不准以任何理由,擅自驾驶公车;确因特殊业务需要驾驶公车的,必须持有本人的汽车驾驶证照,经所在单位领导班子集体研究同意,单位主要领导签署意见并报同级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办备案。

四、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严肃查处领导干部违规擅自驾驶公车的行为。领导干部凡违反本通知规定,擅自驾驶公车或利用职权借用车辆擅自驾驶,甚至无证驾车、酒后驾车的,一律按违纪处理,纪检监察机关要视情给予组织处分或党纪政纪处分;造成车辆丢失或发生重大交通事故的从严处理。

 转百姓呼声帖

湖南省凤凰县挂职副县长段新琪驾车撞人致人终身残废,却不承担经济责任,良心何在?

  一、当事人的情况:

  杨海水,男,福建人,农民,父亲92岁,母亲88岁,大女儿16岁,小儿刚5个月,系受害人,事发前在凤凰县做小生意。
  段新琪,男,北京人,中国石化公司副老总,现为凤凰县挂职副县长,
  系肇事者。
  肇事车辆:湘U32306,系凤凰县扶贫开发办公室所有的,也是配给段新琪副县长的专用车,专职司机是吴建新。
  二、、交通事故的经过:
  2009年5月9日16时30分钟,杨海水驾驶一辆红色摩托车从凤凰县沿209国道往吉信镇方向行驶,当行驶至凤凰县吉信镇路段时,追上了一辆装满砂子的农用车,驾驶员杨海水观察一下路上车辆及路况,当时路面平整,直线视线好,相对方向没有来车,决定超车。于是加油门超车,当杨海水驾驶的摩托车与农用车并排时,农用车又加速行驶,结果没超过。这时段新琪驾驶的湘U32306号北京现代牌小型普通客车,迎面而来,驾驶员杨海水紧急避让,还是被段新琪驾驶湘U32306号北京现代牌小型普通客车刮到,发生碰撞,当即将驾驶员杨海水、乘车人李贺展及摩托车弹出几米以外,导致驾驶员杨海水、乘车人李贺展受伤,两车受损。
  三、事故处理及治疗经过:
  事故发生后,“120”将杨海水、李贺展送往凤凰县人民医院。经检查,杨海水的伤势相当严重,不敢接收伤者。“120”马上又将杨海水送往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途中抢救几次,到湘西自治州人民医院时人都不行了,院方马上组织医务人员在走廊里进行抢救,经过十几个小时全力抢救后,又转到抢救室抢救,方从死神手中抢救过来保住生命,第二天下午才送到外二科10床住院治疗。刚到病房几分钟,段新琪就来看伤情,仅仅站了几分钟就走了。第三天上午8点钟,我到凤凰县政府办公室(以下简称政府办),政府办表态,你老家不要急,你先回去,我们会亲自去医院交钱。9点多钟时,政府办的人拿了一束花,提了两提饮料,到病房来看伤者。并对杨海水及家属说:“我们是政府办的人,来看看你,你安心养伤,钱不要你们出了。”这时我的女说:“我们已交了17000元,现没有钱可交了。”政府办的人说:“你们现在不要出钱了,医院要交钱时打电话给我们,你们家属也不要去政府闹事。”随后,政府办的人就给我女留了两个电话号码(分别是13574336000、13974366715)一个是交警的电话;一个是政府办的电话。接着政府办的人转过身对同来的人说:“你今天带了好多钱。”同来的人说:“今天没有带那么多。”于是政府办的人就说:“那你先去交5000元。”接着政府的人就我的家属去交钱了。
  政府办的人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 ,凤凰县交通警察大队干警就来到医院对杨海水进行询问,因杨海水的伤情不稳定,我对杨海水说:“政府对我们这么好,你能担的责任就担了,段县长还年青,前途重要。”因此,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断断续续询问才完成询问笔录。
  5月12日,5000元钱一天就用完了,医院催促我们交费,于是我就打电话,但我打第一个电话号码时,对方回答说不知道。于是打第二电话号码,政府办的人说:“在交警询问时,杨海水已签字,承认是其自己的责任,负全部责任,如果你们家属要我们赔偿,那是我们没有1分赔的,如果是献爱心,可以商量”。于是我说:“那你们怎么昨天说的那么好”。政府办的人说:“那是安慰你们,看你们也有错吗?”
  5月21日,杨海水需二次手术,又要交30000元钱,逼得我们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时候。我找到政府办,政府办的人要我们去找扶贫办,说是扶贫办的车。当我们到扶贫办时,扶贫办的人说“我们的车子也烂了,修车要2、3万元钱呢?保险公司说不赔,谁撞烂的谁赔。”然后扶贫办的人对我说“我们也不要你们修车,你们也不要找我们赔钱。”接着交警队打电话给我们,要我们去。到交警队后,交警队说我们无理,应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如果不同意,可以通过州交警队上告。这时政府办也对我说:“你们要赔偿,我们1分钱也不给,如果是献爱心,我们可以考虑。”我考虑到杨海水急需再次手术,还需30000元钱,才同意政府办以献爱心的方式予以协商。因而,政府办才以扶贫办的名义与我们签订了《关于支助杨海水交通事故住院费用协议》,并通过公证处予以公证。协议第二条约定“根据乙方(杨海水)家属多次请求,鉴于乙方重伤住院治疗需要医疗费而其家庭又极为困难的情况,甲方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一次给予乙方经济支助费贰万伍仟元。”协议签订后,交警队才给我们送达《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
  事后,主治医生告知,杨海水在5月30日还需进行第三次手术,又要30000元钱,还说杨海水搞不好会终身残废。因此,我又于5月28日去了政府办,并找到了段县长,在他办公室向他哭述杨海水的伤情及家庭情况,开始段县长说:“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是杨海水承担,我没有任何责任,你不服就找交警队。”实无办法我向段县长下跪了2次求情,他才答应,叫我写报告。当晚我以杨海水伤情为内容写了一份报告,第二天将报告送去,这份报一连打回了4次,说写的不好。最后按照田小平县长的意见写成屋倒踏的报告,才于7月28日补发了5000元。事后,政府办的人都以5月21日签订的协议为理由拒绝接待我,并以此要胁我,说:“你还来政府要钱,我们就要你退还那三万元钱。”
  到2009年6月22日止,杨海水医疗费已花了64000元,我们再也承担不起医疗费,被迫出院,现用草药治疗,到今为止还躺在床,不能行走。医生诊断:从此以后会终身残废,不能下床行走,并交待每三个月复查一次,一次300余元,还需后续治疗费30000元。
  四、本次交通事故中的违法行为:
  2009年10月23日,我委托了代理人,经代理人调查了解,查实2009年5月9日发生在凤凰县吉信镇2356km+100m处的交通事故存在以下违法行为:
  1、段新琪身为副县长职务,却指示下属人员冒名顶罪。
  2009年5月15日凤凰县交通警察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经过:2009年5月9日,驾驶人杨海水驾驶无牌普通两轮摩托车,从凤凰县城往吉信方向行驶,16点30分,途经G209线凤凰县吉信镇2356km+100m处超越前车过程中与相对行驶的由驾驶人段新琪驾驶的湘U32306号小型普通客车相撞,造成两车局部受损,驾驶人杨海水及其乘客李贺展受伤的道路交通事故。
  而凤凰县交通警察大队的干警在调查证据材料中,却出现了另一驾驶人即湘U32306的专职司机吴建新,见吴建新的询问笔录。简单摘要:
  警问:你现因何种事来到凤凰县交警大队?”
  吴答:因为发生交通事故。
  警问: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发生交通事故?
  吴答:2009年5月9日下午16点30分左右在凤凰县吉信镇路段发生的交通事故。
  警问:你当时驾驶什么车?车号是多少?车主是谁?
  吴答:我当时驾驶湘U32306号现代越野客车,车主是凤凰县扶贫开发办公室的。
  ……
  2、湘U32306号小型普通客车作为政府公务用车,却没依法缴纳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
  肇事车湘U32306号现代越野客车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在凤凰县交通警察大队的调查材料中没有看到。随后,代理人到凤凰县交通警察大队车管所查询湘U32306号现代越野客车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缴纳情况,被告知“湘U32306号现代越野客车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在2009年3月7日到期,无法知道湘U32306是否续保”。代理人带着此疑问找到凤凰县扶贫办公室,扶贫办告知代理人“湘U32306在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了保险”。随后代理人到中国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了解,被告知“湘U32306在2009年3月7日到期,没有在本公司续保”。为此代理人当即给专职司机吴建新打电话,询问其保险的事。吴建新说:“湘U32306在中华联合保险有限公司投保。”为此代理人又到中华联合有限公司了解,中华联合公司的员工找了几遍没有看到湘U32306的投保信息。然后代理人再问吴建新时,吴建新说:“我不清楚了。”就把电话挂了。于是代理人就去找凤凰县县委、县人民政府,可他们都不愿从正面回答湘U32306号现代越野客车是否缴纳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情况,并予以回避,象踢皮球似的,致使代理人想通过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得到理赔也予以落空。
  从以上事实来看,段新琪身为一届县长的身份,应以身守法。而事实上却处处弄虚作假,以偷梁换柱的手法,愚弄百姓,欺骗政府。出事当天明明是段副县长开车撞人,为什么到交警部门调查时,又变成吴建新开车撞人。当我们的代理人给吴建新打电话,询问此事时,吴建新对此予以回避。并将我们代理人的电话给挂了。另外,段新琪作为一届领导人物,对律师收集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投保的证据,应积极予以协助,而事实上他却予回避,拒绝提供。综合上述,不管从段新琪所作所为来看,还是从他对待我们的代理人的态度来看,段新琪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更逃脱不了法律制裁。为此我们请求各媒体共同关注,为民伸张正义,为百姓讨回公道。
  在此拜谢上级各位领导和网友!
  杨海水的岳母滕树英
  2009年11年5日 

 

 

各位博友的支持,博主在此予以致谢!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