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洪峰

张洪峰

 
 
 

日志

 
 
关于我

姓名:张洪峰 介绍: 读过哲,学过法,下过海----任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建设工程项目办公室副主任----------媒体称为中国最勇敢的消费者 中国首届网络3.15十大维权人物 湖南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

网易考拉推荐

民房被误拆 政府与新法赛跑,谁敢再出门?-张洪峰   

2009-12-27 20:1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房被“误拆” 政府与新法赛跑,谁敢再出门?

民房被误拆 政府与新法赛跑,谁敢再出门?-张洪峰  - 张洪峰 - 张洪峰民房被误拆 政府与新法赛跑,谁敢再出门?-张洪峰  - 张洪峰 - 张洪峰民房被误拆 政府与新法赛跑,谁敢再出门?-张洪峰  - 张洪峰 - 张洪峰

   李学平说,11日白天,她外出家中无人,夜晚回家发现房屋被人拆除变成一片废墟,一家人只得暂时栖身亲戚家。“自家房屋不在拆迁范围内,更没有任何人与她谈过拆迁房屋的相关事宜,面积约900平方米的房子突然被人推倒,全家人举手无措。” 昨日,记者在汉口站北新村五巷116号看到,李学平曾经的住房只剩下一堆凌乱的瓦砾。 附近一自称为“唐家墩拆迁办”的现场负责人吴先生说,这里属汉口火车站市政配套工程,正在拆迁的是第一批,李学平的住房是在第二批拆迁范围内。未经沟通拆除房屋,因将李学平与旁边一栋待拆房屋的户主相混淆,造成误拆,他们将根据实际面积进行赔偿。吴先生拿出一张房屋面积示意草图称,李学平的住房面积实际约有189平方米,并非李学平所说的约有900平方米。

网闻背景:出现无休止的争执是在人们预料之中。反正实物已被拆迁办给毁了,让你查无实据,拆迁办说多少就是多少,你接受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日前还有人威胁房主。看来不仅强行拆你的房,再争下去还要“拆人”。武汉如此霸道野蛮拆迁与抢劫有什么区别?为何没人管?

张洪峰评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即将取代《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虽然目前还处于政府利益与百姓利益的博弈中局势未明,地方政府在八年前虽成功的阻止了一次拆迁的公共利益应当明确之争,但此次则显得“败局”已定。

   在开发商巨大的现金购地诱惑前,地方政府狂热的GDP追求下,卖地财政将地方政府演变成为中国俗称的“败家子”“卖良田”,下届政府无地可卖,也非本届政府的事,因为下届官员非升即调。一边是唾手可得的现金,一边是民众疾苦,地方政府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不惜动用公权力将拆迁进行到底,具体实施中又将公权力部分让渡给了开发商、拆迁公司,狐假虎威的“伪公权力”便肆无忌惮,一幕幕拆迁悲剧在各地不停的上演(新法将政府设为拆迁主体的原因),民众不惜“燃烧自己”抗争,但往往徒劳。

   “燃烧自己”虽然没有在个案中体现力量,但引起了国家高层的重视,《新条例》的即将出台就有这些生命代价的“功劳”。在当前高层指示及舆论背景下,地方政府无法再演绎一场八年前成功的“阻击战”,面对新法,溃败在即,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慌了神,原定的诸多规划,原本给开发商的承诺,极有可能因为新法而超出预算或无法实施。

   一场盛大的“赛跑”就在神州大地上举行,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效益,利字当头,于开发商天经地义,于地方政府则是为利而抛义,强拆手段成为“最后的合法疯狂”,于是也就出现了武汉的闹剧,虽然拆迁办称是“误拆”,但司马昭之心而已,先拆了实体,一切都只有朝地方政府有利的局势发展,失去了实体的居民,也就失去了新法的希望,事前未经测量的民居,废墟里永远也无法还原真实的面积,于是地方政府“真理”在握,民居缩水成了必然,维权却遭遇“拆人”的威胁,身单力薄的受害人除了在天空里挂上“充满可燃的氢气球”,剩下的也只能是“燃烧自己”这条唯一的绝路。

    这次“赛跑”诞生出各种雷事,在还没有签订拆迁协议的情况下,张家口市退休女士温春梅的房子,被不明人士砸坏了门窗,温春梅从派出所报案作笔录回来一看,房子竟然倒塌了一半,所有的家具都被埋了进去,当地拆迁办解释说房子是在“清理旁边垃圾时不小心碰倒了”。这次武汉的李学平正常外出回家,房子却被“误拆”。

   如此热门赛事之际,谁还敢出门,因为谁也无法保证外出归来还能进自己的家门,谁也无法保证自己的家不会遇到“不小心碰倒”“误拆”之类的新版天方夜谭。唯有将自己的肉身置于屋内,也许还可以避免这样的“合理冲撞”。

民房被误拆 政府与新法赛跑,谁敢再出门?-张洪峰  - 张洪峰 - 张洪峰

附:南方都市报 记者手记  谭人玮

   南方都市报网眼版做过很多拆迁新闻了,我自己亲自操作的也不少了。我亲眼见证了拆迁新闻“门槛”的提高,最近已经发展到自焚才有媒体关注。打动我的拆迁新闻,不在于其惨烈,而在其无奈,在于那种面对“不可抗力”的无力感。最典型的代表我这样情绪的新闻,却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新闻亮点的新闻。在长年做记者之前,我还做过好几年编辑,做编辑的几年里,大部分时间是做港台新闻编辑。当时我很同情香港的同行———他们可以做的新闻太少了。看香港报纸,必有车祸新闻,而且把每一起车祸的独特新闻点都要强调一番。仅是撞车,有两车对撞,三车撞,撞了之后有车飞起的,空中转体一周落地的,转体一周半落地的,有起火的……总之,拿出研究动植物分类学的劲头来研究车祸,使车祸报道达到很高的科学水平。网眼版从2007年初报道重庆最牛钉子户开始,网络上种种拆迁线索多得目不暇给,拆迁户们都尽量在网上给自己的事情加上耸人听闻的噱头,史上最牛就不说了,这个被我们放大的网络热词加到哪个钉子户头上都已经无法引人注目了。接下来我们弄了不少拆迁新闻,很有香港记者报道车祸的无奈。不同的拆迁房屋,我们报道了。重庆牛钉只是普通民房。西安唐代艺术博物馆是张锦秋大师作品,中日合作,西安所谓“三唐工程”之一,刚建好时也很牛的。不顾租户抗议,拆了。真古董、襄樊古庙汉圣庵,传承千年,除了关公,还曾供奉过抗战名将张自忠,不顾当地居民和居士抗议,拆了。房子拆了,博物馆拆了,庙拆了,你说拆哪儿还新鲜?不同的国家,我们报道了,以期作为一个对比和给我们寻找出路的参照。报道完重庆牛钉,紧接着就报道了日本成田机场钉子户,硬是逼得成田机场修改规划,夜里不能起降。报道完唐福珍事件,紧接着又报道了美国老太太,给市价几倍的赔偿也不搬,而开发商居然就真的没拆她的房子,把商业大厦盖成了凹字形。还有各种不同的逼迁手法。除了动用各种暴力的强拆,还有大半夜的偷拆、把户主支开的骗拆,花样繁多,各家媒体也在不停地报道着,斑斑血泪,却逐渐产生了“审悲疲劳”。但一栋栋楼倒下去,或大或小,绝大部分都悄悄地倒于烟尘之中。楼的主人或死或伤,又或者得到了合理的补偿。总之,后来再看到拆迁的线索,就有种带了点挑剔和疲倦,就像突发记者听到又是车祸一样,又像跑国内突发新闻的记者听到了矿难一样。拆迁新闻,还能怎么样呢?新闻本身的技术要求我们必须要找到“新鲜”的题材。2008年7月,纪秋宇就在这种情况下辗转托人找到我们。她是广东某知名大学的研究生,为河南老家的事烦着。在过去的半年里,她不断在网上发帖,无人喝采。她不断联系媒体,没有回音。网友说,拆迁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记者说,实在没有新闻点,你们县用的拆迁手段可能每一天都在不同地方上演。为了吸引网友,她开始做标题党,让帖子题目更长更惊人。为了打动媒体,她绞尽脑汁寻找这个拆迁与其他拆迁的不同。纪秋宇家面临的拆迁,可以说集合了中国拆迁的种种要素,诸如补偿价格过低、拆迁手续不全、大量使用警力、不拆迁就搞株连等等,我们同样是看了半天也没找着与众不同之处。纪秋宇很坚持,不停找我们。后来我们被她缠得实在没办法了,我们也不愿意再说她家的遭遇“不新鲜”,我们讨厌自己的“冷血”、麻木与无奈,编辑忽然想到这种“不新鲜”本身或许就是新闻,获得媒体、网络关注的拆迁户只是沧海一粟,我们就把她当成绝大部分没被关注的拆迁户的样本,把她们的无力与绝望展现出来。于是就有了《你可能不会关注的拆迁故事》。那种国家机器展现出来的不可抗力在这个绝望的小女生身上展现得非常充分。几个月前,广州电视塔下的钉子户通过朋友找到我。她曾经是我当年求职时面试官,没想到会在这样一种情境下再次碰面。我作为她的朋友跟她一起去与官员谈判。一位年轻的官员在她出去买水的时候跟同僚说,“傻×,让她告去,告到北京也一样。”虽然做过很多次拆迁新闻,这一次,我不是做新闻,却发现那种强大的力量加持到某些个人身上时,施压者和受迫者,感觉都是那么的强烈,不可抗拒。而我的无力感,同样不可抗拒地奔涌而出。就像我的同事,一面写着拆迁条例可能废止,他在老家的房子,同样面临强拆。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