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洪峰

张洪峰

 
 
 

日志

 
 
关于我

姓名:张洪峰 介绍: 读过哲,学过法,下过海----任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建设工程项目办公室副主任----------媒体称为中国最勇敢的消费者 中国首届网络3.15十大维权人物 湖南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

网易考拉推荐

杭州人大:是广大网友误读了网络实名制法规  

2009-07-06 11:37:03|  分类: 行政 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杭州人大:是广大网友误读了网络实名制法规

  本人两篇博文, 2009-06-09 | 行政复议杭州市公安局不作为

               2009-05-08 | 因违法行为向杭州市公安局自首并举报违法行为 

钱江晚报7月3日发表了题为:“杭州人大网”公告澄清:网络实名制是网友误读   的新闻报道。

 

湖南网民挑战杭州网络实名制 向公安局自首

网上“造谣”——自首——未获答复,湖南网友挑战“实名制”
网络实名制踯躅难行
“杭州人大网”公告澄清:“实名制”是网友误读
本报记者 俞熙娜 肖菁 本报实习生 朱琳 新华社记者 岳德亮

2009-07-03 09:59:37 

●湖南网民张洪峰因在杭州余杭论坛上挑战实名制,向杭州市公安局自首。但至今已过月余,未得到任何回复及处罚

●《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颁布两月有余,至今杭州各主要网站并未践行“实名制”,甚至未收到有关执行通知

●《条例》立法论证时,曾有专家认为条例出台时机尚未成熟

浙江在线07月03日讯 今年5月1日,杭州市正式实施《杭州市计算机信息网络安全保护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其初衷是为了尽可能预防侵权、各种网络诈骗等事件的产生,加强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安全管理等。但《条例》一出台就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焦点在于《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第(3)项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提供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和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具有用户注册信息和发布信息审核功能,并如实登记向其申请开设上述服务的用户的有效身份证明。(所谓‘电子公告服务’是指在互联网上以论坛、聊天室、留言板、博客等交互形式为上网用户提供信息发布条件的行为)。

网民们广泛将该条例第19条理解为“网络实名制”。

冒用朋友名义发信息 他用“自首”挑战杭州“网络实名制”

2009年5月7日,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湖南一好事网民张洪峰“自投罗网”,“以身试法”。

当晚23:25左右,他故意注册了一个假名“可笑”,再冒用朋友彭强的名义,在余杭论坛发帖《关于彭强将来杭州旅游的电子公告》。

随后,他电话询问了彭强老婆,证实彭强不愿意前往杭州旅游。

“根据《条例》,我不经意间已经违法。”

“本人痛心疾首,决定2009年5月8日即向杭州市公安机关自首,请求公安机关依法给予我警告等行政处罚。”

在自首的同时,他又举报了余杭论坛:“本人在余杭论坛申请注册之时,该网站并未要求本人提供、登记身份证明,即开通注册,成为注册用户的行为,我认为余杭论坛违反了该条例的规定,决定2009年5月8日即向杭州市公安机关予以举报,并依据有关规定要求公安机关书面回复举报人。”

5月8日上午,张洪峰将所有“证据”打印签名,并附本人身份证、家庭住址,联系电话、工作单位,用EMS特快专递的方式向杭州市公安局“自首”。

根据EMS的信息追踪,杭州市公安局于2009年5月9日签收“自首书”。但至今张洪峰未收到任何答复。“这是行政不作为。为此本人向浙江省公安厅申请复议,并保留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力。”

看似一出无厘头的“闹剧”,但张洪峰自述这并非无事生非。“这是我代表网友提出的抗议,立法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网络实名制)明显不具备可操作性。”

杭州主要网站注册均不需身份证明有关网站称,“实名制”现阶段无法实行

按照张洪峰的逻辑,因为没实行实名制,杭州有许多论坛和余杭论坛一样“违规”了。

记者先后注册了杭州网、浙江在线、19楼、下沙网、企博网、中国杭州网,均无需提供有效身份证明。

最便捷的一家网站,快速注册十秒内即能完成。

其中,“中国杭州”为杭州市政府的官方网站,同样无需填写真实姓名和身份证号码等个人有效信息。

唯一一家“勉强符合规定”的是浙江都市网。申请其论坛通行证,在输入用户名、密码、安全码等之后,网页出现了填写“真实姓名”、“出生年月”、“证件号码”的页面。“有效证件”选项为:学生证、身份证、军人证、护照。

但都市网显然无法核实这些号码的真实性,号码只要填够数,就能注册成功。

企博网市场总监则证实,《条例》实行近两个月来,他们未接到要求“实名制”的通知,也未受到任何查处。

浙江都市网的一位副总说,“网站的确需要政府力量介入规范,但‘网络实名制’现阶段实行起来有一定难度。网民不愿意暴露自己的隐私;我们也无法核实其填写的身份号码的真实性。”

《条例》的执行者为杭州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分局。但截至昨天,网监局一直未对媒体记者公开《条例》执行情况。

“杭州人大网”澄清:实名制被误读了

网友称:这“澄清”反而让人更弄不灵清

对于张洪峰所质疑的《条例》可操作性,并非一人之见。5月1日《条例》出台以后网上跟帖无数,一些中央级媒体也先后介入报道。

网友“wlj196138”:在网络参政议政、网络监督、网络举报初显成效的关键时刻,网络实名有欠妥当。

杭州某律师:《条例》尽管要用实名,并非在论坛中显实名,论坛中仍显网名,实名在服务器中。有需要时,才会调取。总体方向是好的,也是公平的。

网友“法学院高材生”:说实话,我没看懂。能不能学学拿破仑立法,精髓就是“通俗易懂”。

对此,6月29日,杭州市人大所属的“杭州人大”网上出现了两篇有关《条例》的要闻。一篇是《为建立健康安全的网络环境立个法》,一篇是《正确解读杭州网络管理条例》。其核心内容之一在于澄清:“网络实名制”是各方对杭州法规的误读。

澄清的语句看起来比较晦涩——

引起大家关注的是法规第十九条第二款第(三)项(即张洪峰所提到的“要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如实登记用户的身份证明。”)文章澄清道:这其中的“用户”指的是“到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网站申请开设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组织者和举办者”,而不是指一般网民。而且,申请开设这些功能的组织者、举办者在整个网络系统中只占极少的一部分。很多网站并不提供这一服务,而是自己管理网站。因此,关于杭州网络立法实行了实名制,杭州网民上网聊天、写博客都要实名的说法是不准确的。

但对这一解释,不少人仍心存疑惑,纷纷表示越来越“不灵清”了。

杭州网民“小徐”很直白地说:“看不懂!我们周围一圈朋友研究了半天没个统一意见。澄清中所指组织者和举办者到底是谁?”

杭州网的一位管理人员说:如果说《条例》中要求实名登记的是服务商,不是普通网民,那么在网站审批开办时就是要求登记的,不需要《条例》重新规范;哪怕是版主、编辑等网络内容的重要组织和编辑人员,也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实行了实名制备案。

今年5月26日,在2009中国网络购物安全经验分享论坛上,一位专家也谈及杭州“实名制”的问题。他说:“如果解读成为了不符合立法本意的一个解读,是非常值得我们去回味的问题。本身在现代网络时代里面就不能得到正确的解读,那更会影响到正确的执行了,这个事情一定要引起高度的重视。”

专家认为:“实名制”出台时机尚未成熟 且操作性让人担忧

杭州市人大一直以来在立法工作上做得比较到位,有一个由众多专家组成的“杭州市人大立法咨询委员会”作为固定机构长期设立,因此,立法论证相比国内一些城市更为民主和科学。但是,针对《网络管理条例》,十余位专家组成的咨询委员会当时内部也有争议。

据一位专家回忆,事后引起巨大争议的“网络实名制”倒不是当时专家们争论的焦点,专家们觉得如果是“注册实名”也无可厚非,但是现阶段如何保护合法举报人的个人信息,操作上有难度。

“争议比较大是网络这样一个自由使用的空间,哪些行为该允许,哪些行为该禁止,还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网络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尚在探索和逐步明晰的领域,涉及到立法,诸如‘造谣’、‘恶意评论’等该如何界定,都是摆在立法界面前的一道难题。网络立法是一个新型的立法领域,有专家认为出台条例时机尚未成熟。”

“从法律的严肃性来说,一旦形成‘条例’颁布,就是在杭州市范围内具有法律效力,那就需要‘有法必依’、‘违法必纠’。而《条例》的操作性让人担忧。”

对于杭州市人大发布的公告,摘录如下:

 

   其实,“网络实名制”是对杭州法规的误读。我们不妨共同研读一下法规文本。引起大家关注的是法规第十九条第二款第(三)项,该条规定:“提供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和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具有用户注册信息和发布信息审核功能,并如实登记向其申请开设上述服务的用户的有效身份证明”。这一规定,要求的是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如实登记到他们那里申请开设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用户的有效身份证明。其中的“用户”指的是到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网站申请开设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组织者和举办者,而不是指一般网民。而且申请开设这些功能的组织者、举办者在整个网络系统中只占极少的一部分。很多网站并不提供这一服务,而是自己管理网站。因此,关于杭州网络立法实行了实名制,杭州网民上网聊天、写博客都要实名的说法是不准确的。而一些专家和媒体对《条例》也没有很好地研读,也跟风认为《条例》规定了“网络实名制”,侵犯了公民隐私、限制言论自由。这是不客观的。

虽然《条例》并没有规定“网络实名制”,但网民和媒体对《条例》的议论却超越了法规本身。杭州市人大法工委负责人表示上述议论无论是否符合立法原义,都体现了网民和媒体乃至专家对杭州市立法工作的关心,对提高杭州市立法质量具有推动作用,因此表示十分感谢!

 

  对于这个公告所称,那属于我误读了,属于广大网民误读了,杭州市人大,是谁误读了?我慢慢来拨开迷雾!你们可以继续公告,但我会继续扒!直到杭州市人大承认滥用立法权为止!

 

第十九条 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信息审核制度,明确信息审核人员,发现属于本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情形信息的,应当立即删除违法内容,保存相关记录,并向所在地公安机关报告。涉及其他部门的,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并落实以下安全保护制度和安全保护技术措施:

(一)提供新闻、出版以及电子公告等服务的,能够记录所发布信息的内容、时间及互联网网络地址或者域名,并留存六十日以上;

(二)开办政务、新闻、重点商务网站的,能够防范网站、网页被篡改,发现被篡改后能够立即恢复;

(三)提供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和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具有用户注册信息和发布信息审核功能,并如实登记向其申请开设上述服务的用户的有效身份证明;

(四)提供电子邮件和网上短信息服务的,具有信息群发限制措施,能够防范以群发方式发送伪造或者隐匿信息发送者真实标记的电子邮件或者短信息;

(五)提供电子公告服务或其他交互式信息服务的,其计算机信息网络应当使用固定的互联网网络地址。

前款所称的电子公告服务,是指在互联网上以论坛、聊天室、留言板、博客等交互形式为上网用户提供信息发布条件的行为。

  

第十八条 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及主机托管、租赁和虚拟空间租用等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并落实以下安全保护制度和安全保护技术措施:

(一)如实登记申请服务的用户基本情况、网络应用种类和范围以及身份证明,每月将用户登记情况及所分配的网络地址等有关情况报所在地公安机关备案;

(二)依法与用户签订服务协议,明确双方应当承担的信息安全法律责任;

(三)定期核查用户的网络应用种类和范围,发现用户的活动超出协议约定的应用种类和范围的,应当及时予以纠正;发现传输的内容明显属于本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情形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违法内容,保存相关记录,并向所在地公安机关报告。

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应当记录上网用户的上网时间、用户账号、互联网网络地址或者域名、主叫电话号码等信息。

 

杭州市人大,请不要躲猫猫,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是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及主机托管、租赁和虚拟空间租用等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提供者,请不要混淆!公告所称的“其中的“用户”指的是到互联网服务提供者的网站申请开设电子公告、网络游戏、其他即时通信服务的组织者和举办者,而不是指一般网民。”此处混淆概念,明显错误。

一、用户有两种,一是普通网民用户,二是提供网民上网的网站、论坛等用户,此用户非彼用户!

二、普通网民用户应该遵守的是 第十九条 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

三、提供网民上网的网站、论坛等用户应该遵守的是 第十八条 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及主机托管、租赁和虚拟空间租用等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提供者。。。。。。。

四、杭州市人大将普通网民用户和提供网民上网的网站、论坛等用户混淆,全部按照第十九条调整,是网民误读?还是杭州市人大误读?为什么公告里不提第十八条呢?

错了就是错了,没有必要再用一个错误掩盖前一个错误。不要以为网民们都不懂法,看不懂法。

如果网友误读了,为什么至今杭州市公安局没有给我举报和自首的回复呢?公安局也误读了吗?公安局行政不作为,我已经申请复议了,难道他们还在误读吗?杭州市人大也可以指导公安局读懂法规啊,怎么搞的公安局无所适从,违法被复议呢?如此法规,如果连公安局都读不懂,那你还立法做什么呢?人大立法就是为了给自己看的?不过杭州市人大网确实没有公布这部法规倒是事实,放在人大的抽屉里自己慢慢看。。。。

  2009-07-09 | 致函杭州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具体问题的法规询问

 

杭州市人大网上的一则文章,属于典型的自我抽嘴巴行为。

“观赏性立法”应力戒

目前地方性法规层出不穷,但一个突出的问题是有些法规的可操作性比较弱,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被人们形象地称为“观赏性立法”。5月31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举行立法起草工作经验交流会,探讨如何在今后的工作中进一步提高立法质量,避免出现“观赏性立法”。

  所谓“观赏性立法”,说穿了就是“花瓶立法”,只能观赏而不能适用。“观赏性立法”的出现,是我国立法领域的败笔,也是形象工程在立法领域的投影,是典型的法治形象工程,对于法治建设有害无利。而上海地方立法机关清醒地认识到了“观赏性立法”的存在,明确提出要切实避免“观赏性立法”,这标志着我国的地方立法机关正在走向成熟、回归理性。

  众所周知,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宪政目标确立以来,为适应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需要,我国从中央到地方的立法步伐明显加快,法律法规数量急剧增加,几乎每月都有数十部法律法规和规章面世,每年则有数百部法律法规和规章颁布实施,因此被称为“法律大爆炸”时代。

  应当说,立法步伐的加快大大促进了我国的法治建设进程,在短时间内形成了相对完整、部门齐全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使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基本做到了有法可依,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立法创举,也是法治奇迹。但也应当看到,由于时间仓促、立法经验不足以及急功近利倾向的存在,我国现有法律体系还不够完善,一些法律法规的针对性不强、规范性不高、可操作性差,还存在许多或明或暗的法律漏洞和法律空白,使得一部分立法仅具“观赏性”,而不具适用性,只能看而不能用,严重影响了法律法规的权威和尊严,浪费了宝贵的立法资源,也不利于培养和提高公众的法律信仰。法律的生命在于适用,法律的作用仅限于观赏有悖法律的功能和价值。

  一些地方性立法机关为了追求“人有我必有、人无我也有”的目标,无论是自主性立法还是实施性立法,都不甘落后,往往在缺乏调查论证的条件下仓促出台。使得自主性立法只满足了“填补地方立法空白”的需要,而事实上缺乏可操作性,无法发挥“社会关系调整器”的作用,最终结果是“有等于无”,甚至还不如无。而对于实施性立法,有的地方立法机关则停留于“转发”、“抄袭”的层面,几乎通篇照抄照搬上位法的内容,只是将上位法中涉及监管执法部门和地域特征的条款“地方化”和具体化而已,本该具体的没有具体,本该明确的没有明确,原则的内容仍然过于原则,丝毫无助于人们的执行和遵守。

  如果说,处于制度草创阶段的立法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观赏性立法”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伴随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确立,政治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特别是依法治国方略的深入人心,执政理念发生重大转变,走上制度完善阶段的中国立法必须回归立法理性,认真清理和切实防止“观赏性立法”,以求真务实的态度对待立法工作,让已经制定的法律法规真正成为社会关系的调节器。

  不管怎样,上海地方立法机关意识到“观赏性立法”的存在,并致力于避免“观赏性立法”的努力,让我们看到了我国立法者正在日益觉醒和成熟,也预示着立法理性时代的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