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洪峰

张洪峰

 
 
 

日志

 
 
关于我

姓名:张洪峰 介绍: 读过哲,学过法,下过海----任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建设工程项目办公室副主任----------媒体称为中国最勇敢的消费者 中国首届网络3.15十大维权人物 湖南十大最具影响力法治人物

网易考拉推荐

法院这次为何不按常理判决李庄律师-张洪峰  

2010-01-11 01:11: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法院这次为何不按常理判决李庄律师

新闻背景:2009年12月12日,律师李庄被刑事拘留,次日被逮捕;到12月30日,此案在重庆江北区法院开审;再到2010年1月8日,一审宣判,以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判处被告人李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连头带尾,还不到一个月,这起举世瞩目的律师舞弊案之首演便迅疾落下了帷幕,法律界称之为“重庆速度”,十分形象而意味深长。

张洪峰评论:重庆江北区法院制作的一审判决书(编号为“(2009)江法刑初字第711号”),指控李庄伪造证据,但连作案的具体时间和地点都搞不清楚等等,其品质之低劣,已经在公开后被公众指责,此点懒得动笔,我更在意的是法院这次的判决为何没有依常理呢?

    中青报记者郑琳的报道:龚刚模举报李庄的情景是“几经辗转反侧,龚刚模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煎熬,按响了报警铃:‘我有重要的情况要说!’(郑琳事后称通稿来自重庆警方),(本博极度怀疑此描述出自某靠荫庇混入公务员队伍之人的蹩脚)。也就是说作为“黑老大”的犯罪嫌疑人,将为自己进行辩护的律师给举报了,意图以此立功减轻刑罚。

    试想下,如果龚刚模的确是“黑老大”,那么这种经历过风雨,享受过彩虹的人,会“弱智”到忍受不住内心的煎熬?再说举报立功的条件是什么,怎么样才会被法庭认定立功,这些都是需要律师给出法律意见的,“黑老大”难道还发愁没有“情况”举报立功吗?按照常理,“黑老大”掌握着大量的小弟犯罪事实,随便交出一两个小弟,保命就不是难事,但龚刚模这个“黑老大”却是把自己的律师给举报了,这极度不合常理。

    一、举报自己的律师,意味着这是使用终极武器,因为此后再无辩护律师敢和龚刚模多说一句话,连眨眼都不敢,失去辩护律师将面临多大的危险,相信龚刚模很清楚,否则绝不会花150万请京城大律师。

    二、举报自己的律师,希望用律师的牢狱换取自己的减刑,这种事情必然是需要事先协商的,和谁协商我不写大家也都知道。问题在于我们国家并无《辩诉交易》的规则,那么这种协商的有效性是不可能骗倒龚刚模的,我们的司法体系目前尚无这种信任,国外是双方签字生效的。在中国一个“犯人”有何资格公平协商呢?

    三、龚刚模请李庄作辩护律师,是花了150万的,数目也不小,按照司法体系现在的说法,除了这些龚家还为李庄支付了五星住宿费,甚至嫖资,据说能请动李庄,龚家还托了不少的人情关系,俗话说卸磨杀驴,现在磨还没有卸,就先把驴给干掉,买驴的钱还打了水飘。 

   综合起来看,龚刚模举报李庄明显违背常理,中国的法院判案也喜欢遵循常理,比如南京彭宇扶老太太案,判决书就依据了常理,最近郑州法院判的学生扶老太案,赔偿老太7.9万元,依据的是“常识”,判决书认为无法证明谁的责任,所以各打50大板,(电视剧里历朝的昏官断案情节),那么重庆的法院这次为什么没有依据常理来判决,而是采信了公诉人那些连作案的具体时间和地点都搞不清楚的证据呢?

   这个案子里关于常理的东西实在太多,光说司法程序的速度就让人甚为惊愕,依据常理这样的案子一般都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这点我们可以参考很多贪官的案子,受贿的情节在纪委的程序里就查的很清楚了,移交给司法以后,往往是漫长的程序,等得让我们这些关注贪官下场的人都已经忘记曾经有这么个贪官,也可以参考下很多公共事件,比如福建网民诬陷案一审审限已满,判决还未作出;还可以参考中国无数的官司,均以程序漫长而闻名,民间对此称为“拖都要拖的你撤诉”。

   我们不能用常理来看待重庆司法体系,那个体系本来就很不合常理,比如代表正义的公安局长却是黑社会,还玩遍女明星;全国的女劳模警察总队长居然是“二奶”;在讲堂上宣讲法律的法学博士、法院的高官,居然是犯罪分子,还自杀了;代表正义的公诉方检察长,“全国检察业务专家”居然袒护黑社会;常理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理,虽然抓了一大批,但我依然不相信那里面就真的再也没有了,弄不好哪天优秀的什么公诉人,也许会让我们再一次不相信常理。

   重庆打黑除恶,本来大快人心,但现在我不仅不快,反而越来越感觉堵得慌,“红歌”飘扬,我好像置身于中国某一历史时代,那个无需法治的年代,红卫兵都可以“执法”的年代,但之后的大面积平反,却至少让我看到了勇于担责承错。

   而现在的境况却是神州官僚经常无视民意,坚挺的守护错误,死不承认,这样虽然暂时的免责,但丢失的却是整个体系的公信力,所以我希望中央高层能尽快制止一些地方司法力量的持权自重,无视民意的行为,对于重大公共案件,异地管辖,异地审理,或者干脆提级管理,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否则李庄不仅不会成为罪人,反而会成为英雄,就算李庄真有罪,但民众的价值观并不真正认同不公正程序下的判决。

   犹如中青报某记者的那篇新闻稿,已经让所有的“媒体人”视为耻辱,不堪与其同类;我怀疑重庆的这次判决,是不是也会让所有的“司法人”视为耻辱。

各位博友的支持,博主在此予以致谢!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